人物

阿里钉钉副总裁斯成:钉钉用智能组织发起产业互联网的“转基因工程”

2019-09-04 16:53:25 来源:中国供应链金融网

8月31日下午,为期三天,以“智联世界,无限可能”为主题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2019 WAIC)在上海世博中心落下帷幕。

本届WAIC可谓盛况空前:84位中外院士专家出席并分享前沿科技,70多项重大创新项目签约落地,马云马斯克“双马对话”引发全民舆论狂潮,有AI“诺贝尔奖”之称的SAIL奖颁奖典礼世人瞩目,中国人工智能“国家队”扩围全球聚焦……,其中,工业互联网作为近几年炙手可热的话题,也吸引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image.png

阿里钉钉副总裁张斯成发表了主题为“产业互联网与组织智能化”的主题演讲,从信息化发展史讲起,深入洞察云和移动时代带来的组织变革,其中真实发生的制造业领军企业东方希望数字化转型的案例故事,验证了“五个在线”从理论到实践的闭环,对智能制造的发展有实践意义。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应该感受到,世界正在加速的进化,我们来看一家存在了127年的产业巨头,GE(通用电气)。这家成立于1892年的公司在产业界非常知名,不仅仅是因为杰克韦尔奇的管理学思想和实践,而且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提供技术和服务业务的跨国公司。但在最近三年,公司的业务急转直下。曾经高达3000多亿美金的市值只剩下不足1000亿,而这三年却是美国纳斯达克高歌猛进的大牛市。这个巨大的反差背后,我们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变化。

image.png

在这张产业变迁图上,我们可以看到,2013年全球市值前十公司里,互联网和软件公司仅有2家,其它的全部都是传统实体经济。3年后的情况发生很大变化,双方对比势均力敌。而仅仅再过了2年,就是2018年,格局发生了彻底逆转。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已经变成了苹果、微软、谷歌、Facebook、亚马逊、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70%成了互联网企业。这其实就是在线化和数字化带来的巨大改变。我们如果再仔细看看,这7家企业里有两家来自于中国。

image.png

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70年IT(信息)产业的发展历史。从1947年开始的数据处理时代、微机时代、网络时代,美国成功引领了三次IT的产业革命,三个S型曲线完美衔接,推动了美国科技产业的持续高速发展。中国从1995年才开始接入互联网世界,奋起直追。从2010年开始,随着云计算和智能设备的大规模兴起,中国的发展曲线开始呈现指数级加速。这个现象的背后是我们在实施换道超车。可以说,我们直接越过了IT时代,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进入到数字时代(DT)。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我们将很快超越美国,引领数字时代的发展方向。

image.png

伴随着数字时代,数字经济也向我们迎面走来。根据研究机构统计和预测,到2021年,数字经济将占全球GDP产值的50%,亚太GDP产值的60%,比重超过一半。在2018年,全球与企业数字化转型直接相关的市场体量就接近4000亿美金,在中国数字经济总体量31.3万亿人民币。这是一个商业潜能巨大的、全新的蓝海市场。

从1995年中国第一次接入互联网,到现在已经24个年头。我们这一代人70、80后,按现在的说法属于互联网的移民,都亲身经历了这场伟大的变革。在这场席卷全球的数字化浪潮中,脱颖而出的是生活和消费领域的大进化,特别是从2010年开始,消费互联网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今天,我们中国人的衣食住行,无不与移动互联网息息相关。可以说,我们已经开始生活在移动互联网上,一个手机就能解决我们大部分的生活需求。然而在社会经济的另一个领域,也就是工作和产业领域,虽然也有发展,但相对而言还是步履蹒跚。

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新兴的科技企业,在运用数字和移动技术方面已经炉火纯青。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的传统企业在这方面的捉襟见肘,在工作方式上依然停留在纸质办公的年代。这个已经严重限制了企业的发展潜力。最近几年,面对移动互联网在生活消费领域的迅猛发展,产业界流行起了两个名词,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互联网”。不管哪个理念,都是要通过拥抱“云和移动”这个根本的时代背景,寻找一个全新的路径去实现“产业互联网”。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而对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最根本和有效的路径就是“以人为本”。

最近,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教授提出,未来智能商业是基于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的双螺旋线结构。在这种全新的商业文明中,点-线-面-体将成为基本的形态,对组织支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一百年来大行其道的刚性的科层组织模式正逐步淡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新的分工/协同模式,一种能够自我组织、自我适应的组织形态,我们称之为“液态组织”。它有四个显著的特点。第一个是几乎没有边界。第二是全面数据化。第三个是成员自驱动。最后一个是成就感凝聚。所以,实现对等、透明、高效、快乐的工作方式,这个也正是钉钉的愿景。

目前,全国有4300万家企业,绝大部分还是传统组织。传统组织,无论是纸质办公还是依靠IT系统,关注的重点是管控,依靠的核心是流程,追求的目标提升效率。而未来的智能商业组织,在工作方式上实现在线化和数据化,每个人都实现了自我驱动,从而激发出无限的创新创造力。举个通俗的例子,传统组织就像绿皮火车,速度全靠车头带,而未来组织就像高铁动车组,每节车厢都有独立发动机。

image.png

为了更好的帮助各行各业建设产业互联网,在今年年初的新零售峰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发布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将帮助企业完成“品牌、商品、销售、营销、渠道、制造、服务、金融、物流供应链、组织、信息技术”等11大商业要素的在线化和数字化。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商业操作系统,本质上把阿里过去20年沉淀的数字化能力与客户和伙伴共享。

在这个商业操作系统中,组织是重要的引擎,是系统的核心驱动器。钉钉,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一个移动互联产品,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引擎。集团给钉钉的战略定位,是企业数字化管理和运营的平台。在过去的四年的实践中,钉钉服务了大中小微、各种类型、各个阶段的企业和组织。随着一批又一批的企业在使用钉钉的过程中脱颖而出,业务得到飞速发展,我们总结归纳出企业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中的特征:五个在线,分别是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和生态在线。当一个企业或组织完成生态在线的时候,我们认为这个企业就完成了数字化转型和升级。

今天,当我们回顾“智能”这个词,我们认为它是由两部分构成的。一个是智慧,一个是能力。对于企业和组织而言,智慧代表了更高阶的生产力,而能力则是支撑智慧的生产关系。对钉钉而言,我们更关注锻造能力,而请伙伴或客户来实现智慧。更进一步,他们两者之间不是简单的“相加”,而是“相乘”。相乘意味着不仅仅是耦合,而是深度融合,只有这样,才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下面我来讲一个案例,看看钉钉是如何帮助客户实现业务智能的。东方希望集团,是国内一个综合农业和重化工业的大型民营企业,是个不折不扣的产业小巨人。自从1982年创立至今走过了37年,拥有26000名员工,150家子公司,至今依然是行业龙头:2018年在中国民企500强中排第31位,在其中制造业500强中排第13位,行业地位斐然。

image.png

那么,这位小巨人究竟遇到什么烦恼呢?按照他们自己的话说:“提起工业互联网,我们与国际的差距,感觉有点像原始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差距“。大家可以看这两张照片。左边厚厚的资料是一个班组一年累积下来人工记录的生产报表,而整个集团有上千个班组。右边是一位高管的办公桌上记录的所有系统的密码,虽然这违反了密码管理条例,但却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更不用说产线上个任何异动情况,例如发电厂汽轮机转速异常,电流电压负荷异常,以及原料采购价格异常,过磅数据异常等等,很难做到实时预警和及时处理,不可避免给企业带来重大安全隐患、以及经济损失。

自从2016年遇到钉钉,东方希望集团看到了数字化转型的方向。他们把数字化的目标确定为:5个过程目标和2个结果目标。5个过程目标分别是:效率、业务规范、管控、报表分析、异常预警;2个结果目标则是: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无论是过程目标,还是结果目标,都是围绕人、事、场这三个重要的元素展开,特别是人。通过钉钉,他们迅速实现了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和协同在线。组织化的能力得到了数字化的重塑。

image.png

在这基础上,他们充分发挥了自己对业务的洞察和理解,通过数字化的组织能力对业务进行智慧化升级。比如说,数字化方面:生产过程85万个数据采集点,自动取数率95%,接入底层系统数百个秒级更新,自动生成1586张管理报表。智慧化方面:24小时持续监控,实时同步子公司的数千张数据报表和工艺图像到总部,通过算法模型分析生产情况,辅助决策并第一时间推送预警。很快,业务在线的任督二脉就被这样打通了。

最后,整个生产形成了三个关键的业务闭环,分别是:设备运行的闭环管理;高危作业的闭环管理;异常指标的闭环管理。这三个闭环不仅做到了互联互通,而且做到互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点。人、事、场三大业务要素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人“方面:实现了组织扁平化管理,从原来7级简化为不超过4级管理体系。在”事“方面:快速打造业务闭环,短短三年时间开发完成了45个小程序。最后,在”场“方面,80%的业务场景实现了在线。

现在,在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支持下,结合阿里经济体提供的十一大商业要素的赋能,整个集团又重新启航,驶向数字化转型的终极目标:生态在线。

在刚刚过去的周二,我们在杭州成功举办了“未来组织大会”。在会上,东方希望集团CIO黄兴胜先生颇有感触的说道:“我们用3年的时间,走完了别人用10年才能走完的数字化之路”。正是他所带领的团队,用100人支撑了集团26000人的数字化工作,而且在数字化协同上花了仅仅90万的费用,达到了当年9000万的预算效果。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背后,是钉钉提供了开放的底层生态。所有的开发者都不用去关注底层,而是直接把精力和资源集中在业务场景的实现和优化上。在这样一个不断迭代的企业服务生态上,乘数效应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目前钉钉的开放平台有超过20万的开发者,创建了超过30万个企业应用,服务于500万企业和组织。开放平台提供了丰富的能力,包括服务端API,前端API,智能办公等深度协同API,小程序技术,钉钉云的云+端解决方案,以及运营服务的能力。其中是深度协同这一块,我们刚刚开放了智能统一工作流,提升企业办公效率。同时,我们会持续的完善和提供开放能力,帮助企业和钉钉进行深度集成和打通。

而在前端开发模式上,我们提供了小程序的前端技术框架。使用小程序开发,可以有接近native的用户体验,极大提升开发的效率和性能体验,也是钉钉官方推荐的前端开发方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整个阿里经济体内发起了“繁星计划”:钉钉的小程序与支付宝和手淘的小程序是完全兼容的,一个小程序开发者开发一次,在钉钉,手淘,支付宝同时可以运行,获得整个阿里生态的流量支持。

基于对企业服务市场的理解,开放平台可以支持多种业务形态的接入。1、应用服务商,开发SaaS应用入驻钉钉应用市场,目前有接近200个SaaS应用,优秀ISV月收入超过千万,同比增长最高达到800%。2、集成服务商,也叫解决方案提供服务商,可以提供某个行业的解决方案,比如这次东方希望的智能制造方案,就是由解决方案服务商提供的。3、同时也支持个人开发者开发面向个人场景的商务小程序,比如说投票、问卷等等。我们会在钉钉开放平台的官网上,Open.dingtalk.com,定期更新官方最新动态。在这个网址上,我们还提供了丰富的API、SDK、开发者工具、案例等供大家学习。在资本和市场方面,我们提供了“春雨计划”、“秋实计划”等资源扶持生态的优秀伙伴,而且建立了生态基地“钉钉空间”来帮助他们与钉钉融合,共享钉钉生态高速发展的红利。

对于我们共同的客户,我们建立了“三个统一”来支撑生态伙伴,包括统一的体验、统一的服务和统一的安全。目前开放平台提供了超过500个API,支撑开发者开发接入;提供了98个高可用的云服务,支持应用的服务文档;提供了18个安全防控策略,确保企业的数据安全。

正如前面东方希望的案例,在智能制造领域,整个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提供了一个可以自我生长、自我完善的产业互联解决方案。我们与蓝凌、氚云等服务商一起,共建一个全新的数字化生态。在这个生态中,我们依托阿里云强大的计算能力,依托钉钉的协同开放机制,依托阿里经济体丰富的企业服务体系,结合行业伙伴的业务专精能力,融合而成制造行业的“工业智能”。特别是在阿里云持续数年打造的“工业大脑”中,钉钉作为数字化平台帮助实现制造行业的设备在线,与钉钉的五个在线相得益彰。今天,这注定是一次组织创新和变革的“基因工程”。在这个工程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智能”的基因融入组织,激发产业互联的源源不绝的创新创造力。

钉钉,是一个新的工作方式。欢迎大家和我们一起使用钉钉,一起拥抱产业互联的数字化时代。以上就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来源:消费日报网


相关资讯

中国工商银行李新彬:“重新定义贸易融资:反思与革新”

银行贸易融资作为企业短期融资的重要方式,本身具有非常精致的产品设计理念和精密的风险控制逻辑。但因虚假贸易背景和操作风险凸显,在本轮经济下行周期中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客观理性地审视近年来商业银行贸易融资发展的脉络,与时俱进重新思考定位贸易融资的定位与方向,银行需要不断地从发展的视角进行深度自省与转型创新。

阿里巴巴刘松:产业互联网正在催生重大变革

现在的阿里,是以周为单位上线新的业务,哪怕是聚划算重新出山这样的大动作,也只需要数周的时间。

周鸿祎:网络安全不懂To C做不了To B

在刚过去的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周鸿祎在演讲中宣布360将重返企业安全市场。一时间,行业内对此众说纷纭,其中不乏有人质疑,一直服务C端的360如何向B端转型?据周鸿祎说,重返企业安全是To B业务的战略升级,谈不上转型,因为360一直在干To B,六年前就已经进入到政企安全领域。他承认,当时通过投资的方式去做,走了一些弯路,但也取得了一些经验,现在升级To B战略打的是有准备之仗,乃大势所趋也。

高新民:互联网的下半场——产业互联网

消费互联网的发展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文化等产生了重要影响,但当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当流量到达天花板时,互联网企业该如何谋求新的方向?中国互联网协会在2010年《振兴上海互联网产业研究报告》中提出:「互联网产业发展要以消费型互联网与生产型互联网并举方针」;麦肯锡报告(2014)也指出:「过去中国互联网发展是以消费者而不是以企业为导向的,这一现象正在发生变化。」改变的方向指向了产业互联网。